关于

这里是 ReadCoder 的博客,建立博客主要进行生活和学习的一些经历分享。博主目前还是学生,欢迎各位大佬一起探讨交流,通过右上角的联系方式 Call 我吧。在下面留言也可以!

15岁,我读了职高,17岁,我高二结束,开始悔恨自己,前两年幼稚的行为,于是开始努力!22岁,我毕业了,却发现找不到一份令自己满意的工作,26岁,我看着身边的人都结了婚,婚礼的份子钱逐年递增,春节回家,父母从带我串亲戚,变成了带我去见相亲对象,见了十几个姑娘,我每次都觉得和那个她比差了一点,28岁那年,我遇到了一个和我遭遇差不多的姑娘,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她说我还不错,我喝了一口可乐说:你也是。我还不确定喜不喜欢她,双方家长就已经摆好了订婚宴,结婚的前一周,我和朋友出去喝酒,我说不想结婚,朋友说你啊,就是想太多。谁不是这么过来的?29岁,我们终于结了婚,婚礼办的不大不小,朋友来的不多不少,攒了几年,想要去实现理想的钱搭在了这一场百人的私人庙会上,婚礼进行到中间,司仪带着标准的商业化微笑对着台下的亲朋喊道,要不要让他们亲一个人!台下那些人跟着一起起哄,不知道为什么我简简单单的亲了一口,俩人恢复到了一开始的站位,我小声说了一句,我爱那个,昨天还看不惯我倒腾模型的新娘,愣了一下,说我也爱你,我不确定她是不是对我说的,就像我不确定是不是对她说的一样,婚礼结束后,并没有我想象的浪漫,我听着外屋的新娘一笔一笔的算着份子钱想着,不过才两年,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想着想着洞房夜就睡着了。30岁,她怀孕了,辞掉了工作,在家养胎。我在公司逐渐有了点地位,手里管着十来个人,独立负责一个项目,结婚前陪嫁的那辆20万左右的车,也变成了我一个人的独享,但我依然不敢放松,每次加班电话那头都是抱怨与委屈,但我不能争辩什么,谁让她怀了我的孩子,在这一刻,无论是他的父母还是我的父母,是我的父母的站在这一边,31岁,孩子落地了,前前后后连孕检带住院费花了十万块钱,不过无所谓,我看着我的孩子怎么看,怎么喜欢,高兴的仿佛这是我的新生,回家媳妇说我不干活,我想了半天不明白,谁干活呢?那辆开了三年的车成了我真正的家,我不再抱怨路上拥堵的交通,我甚至开始希望再多堵一会,回到家,我关了发动机,在车上点了一根烟,这是我每天最幸福的十分钟,车前是功名利禄,车尾是柴米油盐,35岁,我因身体越来越差,加班越来越少,晋升的速度也越来越缓慢,那天下班,媳妇告诉我,孩子要上幼儿园了,双语的一个月3000,我皱了皱眉头,那边就已经不耐烦了,“四单元的老王家孩子,一个月6000,你已经这样了,你想让孩子也输?”,我没说话,回屋给媳妇转了6000块钱。这笔钱我原本打算给自己过个生日,买个新电脑,38岁,孩子上了一年级,老师说一年级最关键,打好基础很重要,我笑着说,是是是,老师您多照顾,新生接待的老师,看着我不明事理的脸,给我指了一条明路,“课外辅导班一个月2200”,我以为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,但那句“爸爸现在买不起”,我始终说不出口,好在孩子比较懂他说:爸爸没事,要不我先学陶笛也可以,我看着这么懂事的孩子,却开心不起来,46岁,孩子上了一个不好不差的高中,有一天我在开会,接到了老师的电话,电话说我的孩子在学校打架了,叫我去一趟,我唯唯诺诺的和那个比我还小五岁的领导请个假,到学校又被老师训了一通,无非台词就是那一句,你们做家长的就知道工作,能不能陪陪孩子,我看着这个老师有点可笑,好像当时说家长在外辛苦点,多赚点钱,让孩子多补补课的,和他不是一个人,50岁,孩子上了大学,很争气,是一个一本,他学的专业我有点看不懂,我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,而且学费还死贵,我和他深夜想聊聊,准备了半斤白酒,一碟花生米,我说着那些曾经我最讨厌的话,还是要为以后工作着想,挑个热门的专业活着比热爱重要,我们从交流变成了争吵,我发现,我老了,老到可能都打不过这个18岁的孩子,我说不过他,只能说一句,我是你爸爸!孩子看着我,知道再怎么争辩都没用,这场确立我最后威严的酒局,不欢而散,我听不真切,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,“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样”,怎么就哭了呢?50岁的人了,一定是酒太辣了,对不对一定是酒太辣了,55岁,孩子工作了,似乎有一点理解我了,但我却反了过来,我说不要妥协,56岁,孩子也结婚了,我问他喜欢那个姑娘么?他愣了愣,说喜欢吧,60岁,辛苦了一辈子,想出去走走,身边的那个人过了30年,我依旧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欢,我开始规划很久以前想去的日本,这么多年了,我们还是存在分歧,还是在争吵某个瞬间,我觉得这样可能也挺好,一切都准备好了,儿子说爸妈我工作太忙了,75岁,我在医院的病床上,身边聚满了人,我迷迷糊糊的看见医生摇了摇头,周围那些人神情肃穆,我明白了,我要死掉了,我没有感到一丝害怕,我突然问自己,我到底是什么时候死掉的呢?我想起来30岁的那场婚礼,原来,那时候,我就死掉了吧?其实人这一辈子挺短的,遇到喜欢的就去追吧,别成为了自己一生的遗憾。